高分影视盒香蕉视频app

“这岂非是入赘,吃软饭?”

元独秀神情微妙,眼神微微有些恍惚。

在世俗之间,但凡男人入赘女方,吃软饭者,必然遭人鄙夷,遭人不齿,是被男女老少都看不起的人。

世俗王朝,但凡这样的男人,不得读书,不得做官,即便是从军,都是敢死营!

这样的人,他是不大愿意做的。

“自然不是。”

下一瞬,在他的心头,耳畔,脑海,响起了穆龙城震耳发聩之音:

“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,无论妖族,人族,龙凤族,太古遗族,在天地之中都没有什么高低之分…..”

“……帝王将相也罢,正邪巨擘也好,乃至于古之圣皇,天尊,至尊,皆是如此。”

“一切高低贵贱尊卑,不过是一群人为了统治另一群人提出的糟粕东西!”

穆龙城声音不高不低,却让元独秀不得不听。

元独秀听得连连点头,只觉果真如此。

黄色季节清新纯美美女高清意境写真

天地不将万物分高低,一切上下高低,不过是生灵自己的想法罢了,至尊就比王侯高,凡人就要比修士低。

“…….天地如此,万物如此,圣皇,至尊如此。男女,年龄,修为又有什么关系?”

穆龙城话锋一转,变化极快:“你身怀大日真形,有着我的指点,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比那苗萌更强!

让你与她结为道侣,只为修行之路上相互扶持罢了,你何须在意太多?”

说着,穆龙城发问:“莫非你需要她为你报仇?”

听的愣神的元独秀闻言摇头:“我元家的仇,只有我与小弟有资格去报,更不会依仗她人。”

“那么……”

穆龙城再问:“那么,你需要她的丹药,秘法,神通,法宝吗?”

元独秀再度摇头:“我辈修者,需要什么自有双手去取,何须妇孺施舍?”

“那,若是你与她皆为道侣,受她一时庇护,未来有所成就,是否会回身渡她?”

穆龙城最后发问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这次,元独秀点点头,没有犹豫。

“如此,你丝毫不欠她……”

穆龙城心中点头:“又有什么好忌讳?”

“似乎是这样……”

元独秀先是点点头,但又觉得不对,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对。

他虽然修行二十多年,但还是头一次接触到这一个完陌生的领域。

一时之间,却也不知道哪里不对。

穆龙城没再说话,静等元独秀自己消化。

他很少有这么多话的时候,若非为了试探那安奇生,他根本不会做如此麻烦的事情。

什么事情都不能一蹴而就,终究要慢慢来,任何人心中皆有底线,但这个底线,却有着无限的下降空间。

退一步,退一步,再退一步……

待到醒悟过来,却已然是身在深渊之中了。

…….

万法群山不知几十万里,其中险峰处处,山川如画。

万法龙楼之所在,层层扩散,群山皆是万法楼。

但,也唯有真传弟子才能择山而居,群山之中,处处禁制,有灵田,有兽栏,有炼药之山,也有炼器之地。

以万法龙楼为中心,东去三千八百里,有一秀丽山峰,此处山峰处于千百险峰拥簇之下,其上道道瀑布垂流拍击。

空中有仙鹤灵禽盘旋,山上有古树,寿松亭亭如盖,山下,则是一片不知引自何处的灵湖,其中游鱼跳跃。

这山,名为‘苗山’。

是万法楼九百年前第一真传,苗萌的居所,因其不喜外人,少有人前来打扰,只有她与她门下的诸多女弟子居住在此。

呼~

朝阳如剑划破长空,刺破苗山之上并不厚实的雾气。

一道紫气自更东之处而来,没入了苗山巅峰,一处露天的平台之上。

淡淡的云雾与紫气缭绕之间,一红衣女子盘膝而坐,紫气环绕,灵机起伏,风吹百花之香气充斥平台。

女子处于其间,如同万花之仙。

“呼~”

紫气消失之刹那,红衣女子缓缓睁开眼,灿若晨星的眸光中泛着一丝紫意:“仅凭朝阳紫气,欲要达到阴阳调和之境,只怕还要许久……”

洞天,是最为漫长的一个境界。

因为哪怕封侯称王,某种意义上也仍旧保留着洞天,不会割舍,也无法割舍。

可洞天之劫,可没有任何规律,有时三百年,有时一百年,更有的,百年数次,一次次劫数之下,很难有大能能安然渡过。

是以,对于洞天境的大能来说,修为停滞,就预示着身死道消已然不远。

而此时,她已有些进展缓慢,若不寻他法,或许千年修持要止步洞天了,强行破碎,只怕要身死道消。

一路走到如今,距离那执掌万法楼仅差一步之遥,这,如何能让她甘心?

“师祖,师祖!”

莺莺燕燕一群小丫头骑乘仙鹤而来,落地围拢了上来,各自行礼。

“为何不去修行?”

苗萌微微皱眉。

她有弟子十九人,年岁最大的几个已老死在百年之前,年岁最小的也有五百岁了,许久之前,她已经不再收徒。

偏生她的这些弟子们,最喜欢收徒。

一代代传下去,她都不知道自己有了几代徒孙。

苗萌微微皱眉,心中却也叹了口气,自己一晃眼已经千岁在即,虽然容颜依旧,心灵也不染世俗,到底没有这些了这样的朝气。

“再有几年就是师祖千岁寿诞,师尊她们已经去为您置办贺礼了!据说林师姑去了南离火山,为您采摘离火之精……”

“师尊听说,来龙江中有三尾灵鱼,虽是水行之物,却是火行之属……”

那些小丫头对其很是有些惧怕,为首的一个中年道姑却是恭恭敬敬的回应。

“林妙儿这丫头就是胡闹。”

苗萌板着脸说着,心中却是满意徒弟的孝心。

她收徒十九,年岁最大而没有凝聚洞天者已经老死,算上遭了劫数的,已经只有六个徒弟了,其中,以林妙儿天资最佳。

最有希望凝聚洞天。

“林师姑一片孝心,师祖可不要怪她。”

那中年道姑忙说着。

“都围着做些什么?灵姑你留下,其余人都散去吧。”

苗萌扫了一眼徒子徒孙们,这一群小丫头顿时受了惊的小兔子般,施了礼,匆匆退下。

这是,那名作灵姑的中年道姑才上前一步,微微躬身道:

“师祖,您注意的那人已经打探到了,他叫元独秀,是前些日子拜入门中的,因为其凝练了‘火龙’真形,天资也不算太高,被分配到杂役弟子之列……”

“元独秀…..”

苗萌眸光微微一动,随即淡淡开口:“去将他要过来,就说我需要他做鼎炉。”

“是…..”

那道姑先是应了一声,随即满脸吃惊的抬起头:“鼎,鼎炉?”

鼎炉。

任何修士都不会陌生,万法楼中修此法者也不在少数,不过,却不同于邪修的采补,万法楼的鼎炉之法。

只是以鼎炉熬炼血气,法力,大丹,以鼎炉之体消泯异种力量的狂暴之意,更适合自己吸收。

如苗萌修行‘太阴月桂’,欲要调和阴阳,所需最佳的,无异于‘大日金乌’之类修者作为鼎炉。

中和阳极,以化纯阳,继而阴阳调和。

可,可师祖生性爱洁,别人碰过的东西断然不会触摸,更不必说鼎炉了,怎么今日…..

中年道姑有些迟疑。

若是林师姑,师尊她们回来知晓自己给师祖找了个鼎炉,还不把自己给杀了啊……

“嗯?”

见道姑迟疑,苗萌轻轻哼了一声。

“……是。”

本想拒绝的中年道姑听到这一声冷哼,顿时打了个哆嗦,勇气冰消雪融。

应下之后,踏空消失在空中,直去宗门之内。

砰!

元独秀正自心中迟疑,陡然听得一声巨响,门被一脚踹开。

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面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,似乎有些羡慕,又似乎带着点怜悯,让元独秀眉头大皱。

但他也没理会元独秀,随即回身躬身道:“灵师姐,这就是凝练‘火龙’真形的元独秀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中年道姑面沉如水,话不多说半句,一伸手,一股无形劲力已经将元独秀捆在手中。

元独秀正想挣扎,心中却听到穆龙城的话。

微微一个迟疑,已然被其提着飞上半空之中。

气流呼啸,音爆云层层扩散,转瞬已经飞过数千里,回到苗山。

其速之快让元独秀眼皮狂跳,这道姑的修为只怕远远超过了灵相,甚至已经超过神体范畴了。

呼~

他心中一惊之下,已经落地,一抬头,那中年道姑已经躬身拜倒在一个背对而坐的红衣倩影身前。

“师祖……”

中年道姑还想说什么,苗萌一摆手,一阵狂风骤起,已然将其席卷着吹落山巅。

元独秀只觉那狂风吹的眼皮都睁不开,心中惊骇不已,就听到那红衣女子淡淡开声,似乎带着一丝赞许:

“真真是上好的鼎炉。”

苗萌表示满意。

虽然她已经决定寻一个鼎炉,但却也寻一个上好的来。

这元独秀相貌清秀,气息纯净,朝气腾腾,卖相潜力皆佳,自然是极好的了。

“苗师姐……”

元独秀心中一沉,又是惊疑不定。

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还在纠结要不要这么做,这女人竟已寻上门来了。

“数月之前,天鼎国,定天府,蓝水城中疑似有大日真形问世,后来不知所踪,我寻之不到,不想你来了万法山。”

苗萌转过身来,一双明眸凝视着元独秀。

她虽然想要寻一鼎炉,却也不是随随便便选的,火龙固然是阳刚,却哪里及得上大日真形?

某种程度上来说,大日真形是比‘太阴玉桂’更高的真形,堪称阳极真形之中的顶尖了。

“你?!”

元独秀吃了一惊,随即警醒,这必然是‘左手前辈’的手笔。

事实上,这自然是穆龙城的手段,无论元独秀应不应,都还是要被发现。

“鼎炉之法,不伤性命,无损潜力,不过是吃些苦头罢了。”

苗萌声音平淡却蕴含着不可抗拒:

“你不必回门中了,暂且住在苗山,过上几月助我修行罢!”

她随意解释了一句,也不多言,随手一甩,一瓶丹药已经落在了元独秀的身前。

啪~

出乎苗萌的意料。

元独秀一抬手,直接将丹药打落在地。

丹瓶破碎,丹气飘出,却凝儿不散,显然是上好丹药。

“嗯?”

苗萌本已闭目,此时又自睁开,不含丝毫情绪的眸光落在元独秀身上:

“嫌少?”

随其话音而落的,是一股如同天地陡然压下的磅礴压力,元独秀瞬间只觉眼前一黑,几乎栽倒在地。

什么大日真形,大日灵相,竟丝毫也没有能够抵挡。

霎时间,元独秀只觉自己已经死了,被人将脑浆,心肝脾肺肾都掏了出来,阵阵心悸鼓荡间,竟似乎连话都说不出口。

整个人如同琥珀之中的虫子,动弹不得。

还是其左手涌起一丝暖流,沿着手臂而上,没入其喉管,才让他嘴唇蠕动了两下。

“原来不止是大日真形,灵相似乎也有了雏形,不错,不错。”

苗萌收敛气息,眸光泛起一丝赞许。

元独秀心头阵阵发凉,这种眼神,就如同世俗之人在牲畜门市见到了一头膘肥体壮的大骡子……

感受到面前之人的蔑视,元独秀并未恼火,因为这样的大能,本就有资格蔑视他,但,他还是开口了:

“我可以助你修行!”

开口之前,他心中还有几分恐惧忐忑,但一开口,所有的恐惧忐忑,就消失了。

“所以呢?”

苗萌不以为意。

“但我不做鼎炉!”

元独秀微微咬牙:“我要做你道侣!”

静!

静!

静!

山巅一时死寂,满山的奇花似乎都被这句话给惊到了,那刚刚赶回山巅的中年道姑听到这惊人之语,身子一晃,差点栽到在地。

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,怀疑自己的感知,以为自己在做梦!

区区灵相修为,敢对着洞天大能说出这样的话?!

“嗯?”

连苗萌似乎都没有想到这小东西胆子这么大。

但彼此之间的差距太大,这样的话,她连丝毫怒气都没有,如同世俗女子听到孩童的呓语般,淡淡发问:

“你要与我做道侣?”

“我辈修士顶天立地,宁死不做鼎炉!”

元独秀心一横,血气鼓荡,如大日燃烧,澎湃热浪滚滚扩散开来:“大日煌煌,大日阳刚,你要辱我,唯有一死!”

数月里的无数次追杀与反杀,元独秀的心志已经有了变化。

曾经不怕死,如今,就更不怕死了!

一言发,他只觉周身血气滚烫越发剧烈,四肢百骸,器官脏腑,乃至于更为细微之地无所不通,大日真形竟又有了进境。

且曾经触摸总觉得有几分虚幻的大日真意,竟更清晰了几分,隐隐间,似乎离他彻底凝练灵相都不远了!

大日刚烈,其光煌煌,更有无惧之心。

纵逼不得已要吃这饭。

这饭,他也要站着吃,且要硬吃!